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保健) 研究顯示:冥想能重塑大腦,有效治療精神疾病

研究顯示:冥想能重塑大腦,有效治療精神疾病

你是否曾經想過學習一種新技能,例如語言、滑雪、陶藝、寫作……,但是因為年齡大了,而最終放棄?這種擔憂有一定道理,青少年時期確實是學習的黃金時期,但這並不意味著青春期後大腦就一成不變,不再能夠接收新事物。科學研究的結論鼓舞人心:青春期後,大腦仍然具有可塑性。這意味著,你仍然擁有塑造及改變你大腦的能力。

所謂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是指通過改變大腦接收的刺激,在生理水平和心理水平上改變大腦。刺激的來源包括環境、行為、思考方式或各種影響大腦的身體部位。研究發現,在眾多刺激方式中,冥想可以幫助人們重塑大腦,提高心理健康水平。

治療心理疾病

約翰霍普金斯公共衛生學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在一項研究中測試了冥想對多種精神病症狀的作用。結果表明,8 周後,冥想使焦慮狀況改善了 38%,抑鬱症改善了 30%,疼痛改善了 33%,證明冥想的效果可媲美抗抑鬱藥以及運動。因此,對於不想服藥或無法運動的心理疾病患者,醫生可以建議冥想療法。

增加灰質,抵抗老化

《心理學前沿》(Frontiers of Psychology)期刊上的一項研究表明,冥想可以顯著提高整個大腦的灰質(Grey Matter)容量。此外,麻省總醫院和哈佛醫學院的神經科學家 Sara Lazar 也得到了相似的結論:50 歲冥想者前額皮質的灰質容量與 25 歲的年輕人相同。鑒於 2050 年全球將有 1.15 億人口患上失智症,冥想或許提供了一種非藥物的療法。

降低自私水平

當一個人注意力不足、心不在焉時,此時腦中的活躍區域稱為「默認模式網路」(Default Mode Network),它常引起自我指涉(self-referential)的思考,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思考模式。

耶魯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在經驗豐富的冥想者中,通過特定的冥想方式,默認模式網路的活動性大大降低,導致專注力、仁慈心和無選擇的覺知(choiceless awareness)水平提高。在一個經常被自私驅動的世界裡,冥想或許可以提醒我們關注他人。

克服吸煙成癮

德克薩斯大學心理學系的研究發現,吸煙者經過兩周共 5 小時的冥想訓練後,吸煙量減少了 60%。冥想對吸煙者的自控力也有積極的影響。

每年由吸煙引起的死亡人數達數百萬,各種療法花費巨大。而冥想無疑提供了一種拯救生命,同時節省花費的解決辦法。

總結

總之,冥想對大腦的作用包含了生理水平和心理水平。這些研究也說明,在青春期之後,人的大腦並非一成不變,而是仍然具有可塑性。

從另一方面說,如果希望學習新事物,不要因為年齡而憂心,只要積極勇敢地去學,總會有所成。因為大腦只有接收到新的刺激,就會得到重塑。

https://tomorrowsci.com/science/研究顯示-冥想-重塑大腦-有效-治療-精神疾病/?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Ad

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財金) 聯儲局加息唔易 — IOER與ONRRP的角色

聯儲局加息唔易 — IOER與ONRRP的角色

美國聯儲局的議息會議後調高基準利率,但要成功加息其實有不少技術問題要解決。而技術問題的成因,正是QE令聯儲局資產負債表過大及銀行儲備過多。

聯儲局是如何調控息率的?

先要講講美國聯儲局的調控利率機制。一般「基準利率」是指聯邦儲備利率(Fed Fund Rate,FFR),為美國各銀行間互相借貸其放在聯儲局的儲備時,所要支付(或收取)的利率。例如A銀行需要儲備周轉,向B銀行借,A就要支付FFR予B。聯儲局就通過「參與這個銀行互借的市場,以控制FFR。

聯儲局怎樣參與?方法有很多,但常明的就是聯儲局透過與銀行買賣美國國債,增減銀行體系內的儲備供應量,以調節銀行間互相要求的利率,這方法就是「公開市場操作」(Open Market Operations,OMO)。聯儲局想加息,就向銀行賣出美國國債,銀行就以儲備購買。這令銀行體系內儲備減少,供應少價格就上升,而儲備的價格就正是FFR。

而在2008年聯儲局引入「多餘儲備利息」(Interest on Excess Reserve,IOER),當銀行存在聯儲局戶口的儲備高於官方要求,聯儲局會為多餘儲備支付利息,IOER其一目的是加強對FFR的控制能力。如何加強對FFR的控制?由於FFR為銀行間互借儲備時所支付的利率,若果聯儲局容許銀行將錢單純閒置亦有利息收入,就會令銀行互借時要求的利息收入,不能低於IOER。因為放錢在聯儲局是零風險,借給同業不然,結果是IOER理論上可成FFR的下限。IOER於在2008年10月推出,及後聯儲局更推出量寬(QE),結果是銀行將大量QE得來的款額,投入聯儲局作多餘儲備。

在海嘯前聯儲局只需進行OMO(即出售國債)就可減少儲備供應,製造加息壓力,但在現時儲備極多的環境,聯儲局無可能可向銀行收回這海量儲備,亦即是OMO將大有機會失效。那調升IOER有用嗎?這裹IOER陷入一個困境。在正常的貨幣政策環境,IOER上升會令「市面上可借」的儲備減少,銀行要借入儲備周轉,就只好提價以吸引其他銀行借出儲備。但當大部份銀行都不愁無儲備時,這個令利率上升的機制就難以有效運行。事實上IOER推行多年,都無法為FFR設定有效的下限。從下圖可見,FFR持續低於IOER 0.25厘水平。

解決方案- ONRRP

當聯儲局近年認真思考加息政策的同時,以上的加息困局成為大難題。2013年7月聯儲局內處理OMO的交易枱(常稱The Desk)建議擴大另一利率調整工具ONRRP(即Overnight Reserve Repo Program,隔夜逆回購計劃)的應用範圍,以助IOER作基準利率調控,及後在2013年9月聯儲局決定試用ONRRP,觀察其效用。

ONRRP與一般的逆回購無甚分別,聯儲局向銀行提供抵押品,「借入」銀行的儲備,然後在指定期間「還錢」予銀行(在融夜逆回購就是借一晚)。那聯儲局如何用ONRRP解決加不了息的問題?方法就是將逆回購的交易對手名單,由多數只是銀行,擴展至包括貨幣市場基金(MMF)等其他金融體系參與者。

MMF是基金形式的類存款工具,投資者買入MMF,MMF的管理人會將資金投資在其他相對安全的資產,而MMF投資的首要條件是流動性較高,盡力確保投資者可在需要時賣出基金套現,達到類似存款在銀行的效果,只是存款改放在無存款保障的「影子金融」內。這小小改變可以有這麼大的效果?理論上可以。現時聯儲局面對最主要的困難是銀行體系內的儲備過多,令調高FFR的效果未能流暢傳遞出去,但當MMF可以直接使用聯儲局的ONRRP,市場力量傳遞更易。因為ONRRP可為整個貨幣市場的投資回報率,定下相當實在的下限。

當MMF可將錢借予聯儲局,由於是零風險投資,故MMF將錢外借時必定會要求高於ONRRP利率。又假設在MMF可從其他渠道以低於ONRRP利率借入資金,MMF只要將資金存入ONRRP,MMF就可以從中賺取零風險利潤。這個套利機制可將加息的效應推出去,例如銀行體系為MMF的主要資金來源,這機制令銀行間借貸利率,亦會傾向與ONRRP利率看齊。故這機制可令FFR跟隨ONRRP上調,繞過多餘儲備過多的問題。而實際應用上,ONRRP的效果亦明顯較IOER為佳,FFR長期高於ONRRP利率。

IOER的角色

但仍須指出,IOER仍有為基準利率設定「軟下限」的角色。在聯儲局的「貨幣政策正常化」計劃簡介,該局就清楚講明IOER為未來主要的調控利率工具,ONRRP則為輔助工具。雖然IOER持續高於FFR是不爭的事實,但重點在於成因為何。簡單來說,成因是並非所有FFR市場的參與者,都可同時從多餘儲備賺取IOER。當中政府支持金融機構(Government Sponsored Entities,GSE,最出名的代表有Fannie Mae同Freddie Mac),雖可以在FFR市場借出資金,但就不可將儲備放入聯儲局賺取IOER。這會帶來一個困難,就是由於GSE可以在FFR市場向銀行提供資金,但因為GSE 不能如銀行一樣將資金放入聯儲局賺取IOER,所以向銀行要求的利率亦不會受IOER下限。

這就會出現GSE等金融機構主導FFR市場的情況,成為IOER持續高於FFR的原因。
不過在這前題下,IOER原則上仍有拉動FFR上升的作用,因為銀行仍可低息借入GSE資金,再放入聯儲局賺IOER套利的動機。某程度上,就算IOER本身不能成為下限,仍可以在(IOER-X)的水平成為FFR的下限。

從這裡我們亦可以看到ONRRP的作用,因為ONRRP的參與者亦包括GSE。當GSE可以透過ONRRP賺取「無風險利率回報」,就會令GSE借出資金予銀行時,必定要求回報高於ONRRP,故ONRRP就可以解決這個GSE問題,為FFR設定「真下限」。所以聯儲局的新利率政策,就是以IOER加上ONRRP製造一個目標利率區間。要留意IOER的角色並非上限,而是目標利率,而RRP則是確切的下限。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財金) 美联储加息会成为压垮房价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美联储加息会成为压垮房价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美联储加息本身并不是一个突发因素,但对市场往往会形成比突发事件还要难以修复的影响,主要的原因在于突发因素对整个市场造成的影响,主要停留在情绪层面,时间稍微往前跨一步,市场很快会恢复正常。美联储加息则不然,它就像给一个人身体里注入了一种慢性药,这种影响会随着身体活动量的增大,不断的释放到各个环节,最终从大脑至手指,都会受到刺激。

美元加息,意味着全球所有贸易和交易的成本都将出现上升,很简单的讲,就是美元这个全球不可或缺的商品,涨价了。我们知道,在一个国家经济层面,如果电价、油价、水价、地价等出现上涨,将会带动一系列生产成本的上升,而货币的“涨价”,对经济的影响比这些更为全面。

在过去三十年里,美联储总共启动了四次加息周期,这四个周期,对于全球各类市场的影响是不同的,虽然加息对于全球市场来说都是平等的,但鉴于很多市场处在不同的经济周期当中,其影响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说美联储加息是一把枪,那么可以说这把枪是用来打出头鸟的。

美联储在1988年至1989年启动加息的时候,全球市场最大的泡沫是日本房地产市场。仅1986年至1989年,日本的房价飙升了两倍多,但随着美联储启动加息(1988年3月至1989年5月,美联储总计加息16次,联邦基金利率从6.75%上升了9.81%),美元迅速回流,国际资本开始在日本市场获利撤离,1990年开始,日本房产泡沫破灭,房地产经济开始全面崩溃,日本 21家主要银行宣告破产,产生 1100亿美元的坏账。

1994年至1995年美联储加息的背景除了通胀因素,更主要的是需要降低美国负债成本和维护美元信用。1994年的时候,美国十年期债券收益率从略高于5%升至8%,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有重新进入牛市的兆头,在加息之前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金价摆脱了长达五年的熊市,两年里上涨超过25%。

由于对通胀的担忧更加明显,美联储将利率从3%提高至6%,使通胀得到控制,债券收益率大幅下降。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刚有起色,便再次进入了长达五年的熊市。

1995年至1999年,国际金价大跌接近40%。以至于在1999年的时候,为了避免各国央行抛售黄金将金价彻底打垮,欧洲央行、英格兰银行、法国央行、德国央行、意大利央行等11国签署了“限制售金协议”(协议国里没有美联储),这个协议规定在此后的5年中,签约国每年只允许抛售400吨黄金。

1999年至2000年的加息,刺破了互联网高科技领衔的资本泡沫,以至于直到15年后的2015年,纳斯达克指数才超越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的记录。

2004年至2006年美联储的加息,给美国房地产市场来了一次“去杠杆”和“硬着陆”,也间接引发了2008年金融危机海啸。

纵观美联储过去四次加息,第一次冲击的是日本房地产,第二次是全球货币体系和黄金,第三次是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第四次是美国次贷(房地产)。那么目前这一次受到冲击最大的,会是哪些市场呢?

近日,在美银美林对全球投资者的月度调查中,有84%的投资者认为美股是世界上被高估最多的资产,这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甚至比1999年美国科技股大泡沫时还多。

但相比美股,其实全球更为被高估的资产可能在中国市场,否则全球不会如此担忧中国的“去杠杆”问题。该调查显示,在投资者挑选出来的影响全球经济的重大事件中,中国的信贷紧缩位于榜首,近三分之一的投资者将此视作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隐忧。

中国信贷紧缩其背景有三个,一个是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外汇储备在过去两年大幅减少(总计减少超过8000亿美元),人民币贬值预期始终存在,如果持续大水漫灌,不仅难以刺激经济,还有可能制造资产价格泡沫和加大债务杠杆,爆发金融危机;第二个是美联储加息周期的启动,中国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态度坚决,这就要求国内需要不断的推升利率来保持息差优势;第三个是中国为了抑制投机,引导经济脱虚向实,采取了“缩短放长”操作,短期流动性持续欠缺,一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比十年期还高。

因此,中国在货币领域的政策,很难出现大的逆转,持续缓慢的紧缩是当前的一个重要趋势。刚刚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9.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个和2.2个百分点,历史上首次跌破10%创最低纪录。要知道2009年的时候,M2增速曾达到过29.7%,是此时的三倍。

未来美联储加息的影响可能将集中在两个“出头鸟”领域,一个是美股,另一个就是中国市场,具体来说,可能是中国的房地产市场。

关于美股,以后有专门的分析,今天主要谈谈美联储对其他资产价格的影响,尤其是是对国内房价和股价的影响。

房价

美联储加息,以及未来可能的缩减资产计划,首先会冲击到全球最被高估的资产,中国房地产市场虽然并未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日本,大量国际资本参与房价炒作,最终酿成断崖式下跌的风险,但也存在美联储加息的蝴蝶效应,更何况美联储并不是一只蝴蝶,而是一只鹰。

实际上如果仔细去分析中国房价走势,真正的持续性大涨,是在2008年之后,其中更为主要的原因是,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扩张,2008年后接近3万亿美元在很短的时间内释放到了全球市场,而中国作为最大的贸易顺差国,美元的膨胀也导致了基础货币的飙升,房地产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导致的投资者预期的改变,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风险。

目前研究中国房地产市场,具体数据是没有太大参考意义的,因为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是,在美元流出欲望加剧,经济增速下滑,人口拐点已非常明显,整体消费和投资面临很多不确定的情况下,居民收入的预期增长是否能够支撑目前超过三百万亿市值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另外,假设中国的信贷大部分没有流入到房地产市场,购房需求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就像2006年的美国房地产市场一样,从正常的数据上你根本看不出来房价会出问题,因为受到信贷的刺激,需求源源不断的被创造出来,获得房屋抵押的机构,把房子视为最优的抵押物,投资者则把房子作为最好的投资选择,市场对这一切深信不疑,但整个链条已变得越来越脆弱。

股市

虽然从前三次美联储加息对股市带来的影响看,负面影响更为明显,跟上一次(三个月前)美联储加息相比,中国股市再次出现了比较明显的调整,上证综指一度回调超过6%,创业板更是大跌近10%。

不过股市并非一个单纯的靠流动性支撑的市场,此轮股市的调整刺激了价值投资的回归,一些市盈率低、现金流足、盈利预期强的企业,出现了持续性上涨。并且此轮调整,进一步拉低了A股的估值,这对于后面一段时间的走势有一定托底效用。

3月份美联储加息的时候,我曾警示过对A股的影响,目前背景有所变化,A股最大的风险,其实还已经不是资金成本上升,或者多数企业盈利预期下滑等,而是缺少真正的,能够创造“概念”的公司。如果仔细分析美国股市这一轮持续性的上涨,最直接的带动力依然是高科技公司,就连巴菲特,也开始重仓买入苹果公司,且后悔没有买入谷歌和亚马逊。这也是为什么美联储最近半年的两次加息,暂时还没有撼动美股牛市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惜的是,你仔细去看中国股市IPO那些公司,基本上你是不认识的,平常生活中也很少会接触到这些公司,你只能从名字里面的行业关键词来辨别他们都是做什么的,比如某某水泥、某某建材、某某银行、某某能源等,这类企业的上市是激活不了大盘的。

股市跟人性相同,缺少领袖就没有号召力,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各大交易所,必须要不断的创造和宣传领袖级企业上市的原因。但受制于“审批制”,A股更像是一个只满足于上市公司融资套现的操作系统,而不是一个开放的资产定价市场,这就很不好办,对创业者的导向是错误的,因为这种逻辑之下,创业者的最终的目的只是上市后一次性获得回报,而不是缔造一家伟大的企业。

具体来说,在美联储加息的大背景之下,再加上国内目前的去杠杆情况,A股可能会进入一段比较漫长的纠结期。但随着投机资金的逐步出清,很多长线投资者对利率已经不敏感,过分看空也没必要,有底部,无行情的概率较大。投资A股最大的风险,变成了难以预计的时间成本。

黄金

由于最近3次美联储加息对金价没有形成实质性影响,从近两年历史表现看,金价在加息之前会有所走弱,但更多的是给投资者创造买点,每次加息消息落地之后,金价不跌反涨,而且持续性都比较强。这导致此次加息并没有给黄金市场带来更多恐慌情绪,甚至在加息之前的两周内,全球最大的黄金ETF基金SPDR连续加仓四次,总计增持了接近20吨,其持仓量达到了半年以来的新高。

从避险需求的角度将,目前看好黄金市场的投资者,主要考虑两个方面的风险,一个是信用资产回落风险,比如防止美股出现意外的大幅调整等,这对非信用资产黄金是有利的;第二个是美元走低的风险,年初至今,美元虽然经历了加息和加息预期,但美元对各主要货币都出现了贬值,美元指数回调超过5%,黄金价格受此影响,年初至今反弹超过10%。

刚刚公布的美国5月CPI和核心CPI双双大幅低于预期,也均低于前值,导致市场对未来美联储持续加息的节奏有所顾忌,此次加息之后的鹰派言论对美元有所支撑,但美元阶段性走弱的势头似乎还未结束。因为正在升值当中的欧元和日元目前还看不到反转的迹象,欧洲法国大选并未飞出黑天鹅,德国大选也有利于默克尔,这导致欧元的前景向好,对美元形成新的压力。美元的走低对其他市场的影响可能需要更多条件来判断,但对于黄金来说,两者的跷跷板效应非常明显。

从实体供给和需求来看,三季度开始,黄金市场的消费需求将逐步恢复,黄金的基本面问题不大。风险方面投资者需要关注美联储缩表情况,对金价可能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预计此次美联储加息之后,金价会进入新的波动周期,抛开地缘政治方面的未知因素,非美货币市场的变化将影响到用各类货币计价的黄金价格走势。目前非美货币里面,人民币最为特殊,中国市场对黄金的需求还处在释放阶段,无论是实物方面的进口需求,还是国内市场对黄金的金融交易需求,都处在扩容期,人民币计价的黄金存在持续溢价的条件,中国市场对黄金价格的支撑,可能还将持续。

从具体走势看,由于加息消息被反复消化,目前金价面临新的选择,金价往往对不确定的事件有非常强烈的反馈,但一旦消息开始走向可预期,黄金的避险价值反而会迅速削弱。因此,预计金价在寻找到新的不确定性因素支撑之前,短线面临技术性回调风险,美联储加息之后释放的鹰派言论短期还需要消化。

从中长期走势看,判断金价应该包括三个因素,一个是实体市场的需求,比如印度和中国;第二个是美元走势;第三个是其他市场的表现。我更偏向于第三个因素,因为未来美联储无论采取加息措施,还是开始缩表,就像前文中提到的,对之前已经涨了足够多的,估值开始偏高的资产会首先形成冲击。黄金自2011年至今,依然处在比较低迷的环境当中,与当时的历史高点相比,还差30%,是全球主要资产里面,估值偏低的,这就给未来价格的上涨空间提供了支持。

其他资产价格的影响

美联储加息,首先影响到的,肯定是流动性、杠杆率、信用水平都偏高的资产,外汇市场的波动会迅速加剧。人民币汇率虽然出现了阶段性升值,但维持其升值的成本越来越高,未来允许汇率适当走低,降低对汇率的紧张情绪,有利于更多的允许市场主导汇率,也有利于掌握国内利率的主动权。因此我对人民币汇率的判断,未来半年偏向于先升后贬的预期。

关于对具体人民币汇率,以及原油、白银等大宗商品市场走势的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号。

很多投资者要我分析一下对数字货币的影响,实际上数字货币作为一种完全依靠技术信用支撑的资产,信用风险实际上更大,因为这种信用取决于每一个参与者的认可度,这种认可度又存在巨大的变数,在数字货币自身没有强大到可以颠覆现有美元计价体系之前,本身对美元的信用会非常敏感。

最近市场上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出现了回调,以及回调后停滞不前的情况,这或多或少的受到了美联储加息的影响。再加上整个数字货币目前的市值已经高达1000亿美元,如果新进资金量不够多的话,本身推升其价格持续走高的难度会非常大,因为纸币利率的提升,本身就会推高炒数字货币者的成本。

预计在美联储加息之后,包括比特币在内,诸多数字货币可能会迎来更长时间的一个调整,但整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趋势和风口还存在,有更多的投资者会选择分配一部分资金到类似资产市场,这对已经发展良好和形成品牌效应的数字资产可能会带来新的机会。

網誌存檔